来自 影视导航 2019-10-05 11:22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必赢娱乐官网下载 > 影视导航 > 正文

BL只是方法,不合格的点子派

整体节奏有些欠缺,不过最后的戏剧部分,冲击力还是蛮足够的。关于入戏的部分,其实有些说服力不足。我觉得它有非常有趣的概念可以表达,但是用来体现这种概念的故事情节太含糊不清,力度不足。(整个故事都有点力度不足的感觉。)

听说是BL题材,听说好评如潮,听说新人演技很棒,听说……

“ 我讨厌孩子和狗,因为他们总是毫无理由的得到爱,而世界上的爱是有总量的。”

“假设我们真正成为了我们想要表演的角色”,我觉得这个概念可以有很多梗可以玩。

各种听说在内心绘制成的剧情,是鲜肉和大叔演戏,为了磨合为了演好戏,他们同居了,相爱了。毫无波澜的剧情,普通到我想看的时候还要搜一搜片名到底是什么。只是觉得,BL题材,朴圣雄,值得一看。

他的爱,已失去任何重量。

1.主角表演杀人,然后主角身边发生了一系列杀人手法相似的命案,会是他杀的吗?(《方法派》其实有讲,男二闯进女主家中的戏,不过不够力度。)

真的开始看了,才发现,听说的,都是狗屁。

图片 1

2.主角表演爱情,然后他在戏外爱上了一个不应该爱的人,他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?(《方法派》还是有讲,但冲突不足。)

我完全把主线搞错了,这部影片是探讨方法派这种表演方式,同性爱情只是一种表现方式,帮助探讨而已。主次一分明,电影就流畅了很多,鲜肉和大叔的爱情,很自然,不相爱,就不是方法派。出戏与入戏,演技与真心,真实与虚幻,开始交织缠绵。鲜肉对于爱情,热烈勇敢,就像烟花一样,向世界公布我爱你。大叔对于爱情,纠结疑惑隐忍,有女友的牵绊,有生活经验的阻碍,迟疑不决。

很久没有遇见这样的电影了。第一次看的时候单纯沉迷于台词的伏笔,暗示,三人之间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穿插,威胁,诱惑。忍不住看了第二遍,却又有了一些意外的惊喜:类似霸王别姬的局中局,与前期预告不同的花絮,删减片段,话剧结束后的怅然若失,以及方法派的终极定义。

3.这种好像被附身一样的体验,和精神分裂有什么异同?他是有精神病还是只是太入戏?“精神病”“入戏”里面二者哪个是假的?

很多人不喜欢结局,到底两人有没有爱情,谁是真爱谁是演技,谁出戏了谁入戏了,争论不休。其实不必争,一切都是真的,又一切都是演戏,这才是方法派。

元浩导演对Unchain话剧的解说不多,但我觉得以下两段就已经概括了整部电影的含义。

我看的关于“表演一个人”这个概念,最赞的电影大概是《天生爱情狂》。到最后你会发现不想追究真相了,因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,清醒的人最荒唐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头像是钟汉良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“渐渐走向破局的单方面爱情,还有杀人与自杀,这个作品细致地反映了现代社会人们发生的真实故事。”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两两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“我将剧名定位Unchain的原因是,到头来人与人之间的爱情是个别的,虽然有着连接纽带,但是又可以断开,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的作品。”

一部好的电影,情节,人物,光影,角度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。虽然没有大开大合的宏伟场面,但《方法派》胜在短小精悍,精致的画面感,随情节起伏变换的光影,充满暗示性的话剧式台词,配上主人公们精湛的演技,不得不说,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长里,充满惊喜。

从人物和情节角度分析,话剧新人英佑从前辈宰夏强迫性带他入戏的那一刻起,萌生出好奇,当时的拍摄风格也像是加了糖的气泡水,清凉的甜意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主人公情感脉络逐渐明了,拍摄风格也从朦胧变得明媚婉转,最终,宰夏回避内心,英佑幻想破灭,整个画面也变得阴暗而有张力。

很多人说,如果在海边就结局了该多好。但从电影的专业性角度分析,这正是导演的高明之处。受众看好祝福的情感无疾而终,就像是一封错过百年的情书,拆封时,洒落一地的愿景,更让人心中隐隐刺痛。 就像为什么正片只播放了他们在海里遨游一样,大海象征着自由,而他们的爱,没有自由。

花絮里还有宰夏和英佑在海边放烟花的情节,正片里却没有。但其实有一个画面,就是沙滩上残留着烟花棒和酒瓶,显示着一地余欢。虽然只有一个镜头,但也足以说明,他们曾经有多快乐。

只是,最绚丽的烟火,最后都不过是一堆残烬。就像最美好的爱情,因为我单方面的投入,最后也只不过是一场真正的戏剧而已。

我只有一个人生,而你已历经千帆过尽——

英佑在宰夏家的阳台上和宰夏聊那本书,他背着书里的话说:“在一个新想法里需要包含血、身和灵的真实,必须超过模仿的境界,由此创造出来的人生才能与真的区分不出来,成为一模一样的人生。”

英佑通过观察熙媛与宰夏的相处模式,利用宰夏方法派的特质,故意用台词引诱宰夏,可能最初只是想要让三个人入局,将真实情感带入,便于自己成为真正的singer,但是,在舞台上把安全绳取下,抱着必死之心的那一刻,恐怕英佑早已把自己的人生融入其中,再也出不来了。

但宰夏是不同的,如熙媛所言:每次入戏了就会一段时间出不来,可谓是“前科累累”。而这也是全剧最可悲的地方:他一切的好感与爱欲,都是出自于进入角色的需求,就像他去买合适的道具一样,其他的演员也不过是帮助他进入角色的道具。

他从他们那里得来感情,丰满自己,等到戏剧结束,他再把那些东西丢掉,等待着下一个角色的到来。

他允许自己有节制的“入戏”,却担忧对方入戏太深,看到他在舞台上将Clare的名字说错,这一刻我内心发笑,在生活中入戏,在舞台上出戏,这真是对“方法派”一词的讥诮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怕是大梦一场起,君啊,江湖从此离——

电影打动人的地方还在于导演无处不在的心思,拿几样道具来举例说明。玄关的雕塑:本来是夫妻俩的小小默契,最终被英佑打坏。断指:想永远地牵着手所以割断的手指,但这个道具被英佑留在了后台没有带走,宰夏俯身想捡,又最终放弃,暗示两人最终就将感情留在了戏剧。相连的吊索:原本只是一个道具,在英佑没有扣上安全锁的一瞬间我冷汗都下来了,他是真的要豁出去,宁可一起死来印证爱情,当宰夏托起他不让他死,英佑也终于意识到一切只是戏剧。

镜头角度的设计也值得深思。话剧舞台上镜头始终在一个侧面的角度,营造一种旁观的观感。驾车出游时的后座视角,偷窥的氛围与英佑ins暴露行程呼应。第一次吻戏,妻子发现之后一个短暂的后背视角的镜头,随即第二次吻戏前宰夏牵着英佑跑掉是镜头从家中的阳台俯拍,与第一次相呼应,暗示妻子可能看到了这一幕。公演前两人的对话,对着镜子进行,各自看着对方的幻影说话。

“我们是无法从这里逃出去的,把哥囚禁在这里的人是我,把我囚禁在这里的人也是我。”

过去与未来、时间与人心的纠杂同样是电影的看点。英佑对宰夏说:“我是完美的singer了,而你只是walter。”但他是否也想过,过去的宰夏也可能有过这样完美的角色?这一个角色,仅仅是他踏入演艺的开始,却已经是宰夏这样的老戏骨驾轻就熟手到擒来的。但巧合的是,正因为老方法派遇上了新方法派,宰夏绕进去了,心力交瘁,而英佑尚在徘徊,回头想想不过一笑。

注:方法派源自于斯坦尼拉夫斯基表演体系,但却比“体验派”更为极端,因演员无法剥离角色最为人诟病,令人疯狂。之所以无法剥离是因为演员不是去表演一个人,而是真正成为那个人,展现一段真实的经历。

本文由必赢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影视导航,转载请注明出处:BL只是方法,不合格的点子派

关键词: